凌寒

山有待,行自知。

半人半诗。

幸识。

口罩自拍给《疫情恋爱日记》营个业~

已经完结啦!!!希望大家康康结局qwq顺便希望大家扔点意见建议过来,好听的不好听的都可以说,毕竟人生处女作,没点鞭策怎么进步嘛!先谢过大家啦!

【BE】

[接第三十一篇]

他“哎”了一声。

“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我忽然想起一事,提高了音量说,“你到底相不相信爱情?”他愣了一下,仿佛没有想到我会这样问,又好像是惊讶,被噎住了。过了几秒,他说:“你要跟我吵架?”我说:“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他说:“我没有想法。”我感到有点憋气:“你有!”他乐了:“好好好,我有,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更憋气了:“你是不是害怕失败就不想试错了?”他热情地出声:“嗯!”我越来越气了:“这和后悔有什么区别?”他想了想,朗声道:“没有区别!”我气笑了:“那你不就是会后悔的sb?”他凝视着我,带笑地说:“我就是sb。”我像个泄了气的皮球,又带哭腔地说:“你就是sb。”他好像有点无奈也有点困惑,但很快反应道:“你不必这样,每个人对爱情的看法都不同的。”我开始哭,又很快收回,强忍着泪水问道:“那你一开始为什么要和别人在一起?你又为什么要对别人好?这不是欺骗吗?明明对爱情没有信心,甚至不要爱情,又为什么在恋爱上犹豫不决?一会儿后悔一会儿害怕,说得振振有词,就是sb,就是白痴,就是憨憨!”他出声:“rx……”我打断了他的话:“好啦,你现在知道了,或者早就知道了!我告诉你,爱情是我存在的意义,你不信爱情就是否定我的存在,我都快气死了!你要是真的不相信爱情就谁也不要喜欢,也不要对哪个谁好。否则,你根本就是在逃避。连面对的勇气都没有,一次失败就放弃,还坚持什么本心?我知道我改变不了你,所以我们绝交好了。我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人,多跟你待一秒我都受不了,我没有选择。”我说完后瞥了他一眼,他依旧用那种直勾勾的眼神看着我。我忽然泄了气,声音弱下去:“对不起。我不该用自己的想法绑架你。”

他沉默了片刻,用颤抖的声音缓慢地说:“我也想相信的。但我不想再体会愿望落空的感觉了。可是……可是我还是一直在纠结。”“是吗。”泪水在我眼眶打转,我也颤抖地说,“错误的就是没有意义的吗?”他看着我说:“如果一直错下去的话,就是。”“你是在压抑情感吗?”我悲哀地笑着说,“如果真的看淡了,应该不会再喜欢上任何人。”“我没有喜欢任何人。”他定定地说。

“最好是。”我强忍泪水,轻声说,“但我只要有blank space,就会找下去。”

他说:“Good luck。”

我吸了吸鼻子,歪歪扭扭地站起来,说:“我知道了,就这样吧。”他跟着我站了起来,提议道:“我送你回去。”“不用。”我笑笑,“我自己回去。”他说:“我受你室友所托,把你安全送回去。”“你不是我男朋友,”我转身看着他,“没必要接受她们的托付。”“何必。”他的语气似有责怪。我别过头去,心中一阵绞痛:“只是不想给自己留余地罢了。”我又转回头去看着他,一字一句道:“以后我们只是同事,不是朋友。”他不解道:“我们又没有开始……”“是你的话,我没办法。”我带哭腔道,“我回去了。”

我摘下帽子,自顾自朝来时的小门走去。

几分钟后,我站在被锁上的小门前,沉沉地叹了口气。抬头,暗沉的天空,多云、无星。

我们被困在这无边的黑暗中了。

 

疫情恋爱日记  完。



【HE】

[接第三十一篇]

他狡黠道:“你现在不是和喜欢的人待在一起吗?”我愣了一下,他却快速地“撤回”了刚刚说出的话:“我随便说说。”我却忽然悲喜交集,同时又有些哭笑不得,不禁道:“又随便说说啦?那句话我听到了,你撤回也没用。”他斜眼看着我:“那rx想回答什么呢?”我眨眨眼:“我为什么要回答一个反问句呢?”他忽然撒赖起来:“不行,你就要回答,你不回答我就撤回了。”我笑起来,认输道:“好好好,那我回答就是啦。”

他依旧侧着脸对我,仿佛不敢用整个五官面对我的回答。我吹鼓自己的腮帮子,吐出一口气。我说:“是的呀。”他又半嘲讽半得意地说:“那你还说想雪花酥。女人的嘴,骗人的鬼。”我忽然生气:“我就是想雪花酥!”他乐道:“那我还想花花。”“你又来抢我的狗!”“又抢狗啦?你怎么不说是你先抢的雪花酥呢?”“那不一样嘛!雪花酥本来就不是你的,我还不能想它吗?”“花花本来也不是你的啊。”“花花是我的啊!”“它不是!”“它就是!”

他忽然笑起来,一边笑一边说:“你是个傻子。”我气不打一处来:“你才是傻子!”我冲过去打他,却不忍心下手,拳头落下去都是轻的,就像哄婴儿睡觉时的轻拍。他又笑起来:“打我的都是傻子。”我边打边道:“我只打傻子。”“好了好了,”他笑得花枝乱颤,“我就说学校里的狗都挺多余的。”我呆住了,反应了一会儿,忽然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但我很快嘟起嘴来:“一点都不多余!没有雪花酥的话哪儿有我们今天啊。”他眼中一亮:“又‘我们’啦?好呀好呀。”我一下子害羞了,却还在嘴硬:“又又啦?”“你吵不过我,还是认输吧。”他欠揍地说。“嗯?!”我一下又炸毛了,“要吵架吗?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你呢!”“别问了。”他朗声道,“没有意义。”“怎么就没有意义了?”我憋气道。“我知道你要问什么,别问了。”他说。我平静下来,说道:“给我一个不问的理由。”“我……我没有理由。”他怅然道。“那在你想明白之前,我就当今夜什么都没有发生。”我又有点生气起来,“我就是想确认你是顺心意的。”“真的吗?”他注视着我,“你不是觉得爱至高无上吗?”“只要你觉得好,我怎样都无所谓的。”我淡然一笑。“倒也不必,还是自己最重要。”他微微皱眉道。我道:“这是我的做法,你也不必觉得有负担。我就是想要一个明确的回答。”

他复用直勾勾的眼神看着我,我移开了目光。

他轻轻地唱道:“We were both youngwhen I first saw you

I close my eyes and the flashbackstarts

I'm standing there, on a balcony insummer air

See the lights, see the party, theball gowns

See you make your way through the crowd

And say hello, little did I know

That you were Romeo

You were throwing pebbles

And my daddy said stay away from Juliet

And I was crying on the staircase

Begging you please don't go

And I said

Romeo, take me somewhere we can be alone

I'll be waiting, all there's left to do is run

I'll be the prince and you'll be the princess

It's a love story, baby just say yes”

 

【歌词翻译】

初见的时候我们都还年轻

闭上眼睛,往事在我脑海中重现

那天我站在阳台上,空气里满是夏天的味道

舞会上灯火绚烂,人们穿着盛装

我看见你费劲地从人群中挤出来

对我打招呼,那时我对未来一无所知……

你叫“罗密欧”

你朝我家的窗户扔小石子儿

我爸爸气急败坏地叫你离我远一点

我蜷坐在楼梯间里无助地哭泣

祈求你不要离开

我对你说

罗密欧,带我离开这里,去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

我一直在等这一天,我们只要逃走就好

我们会像王子和公主一样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这是我们的爱情故事,亲爱,答应我吧

 

我的眼泪“刷”地一下流了下来,我回头看他,但泪水模糊了视线,只能看到他影影绰绰的面容。我掉下几滴眼泪,才看到他得意、快乐、温和又欠扁的笑容。我整个人僵住了,只是吭哧吭哧地哭。他轻轻揉了揉我的头发。“后悔的都是sb。”我哭着说。“那我必不是sb。”他笑着说。

 

疫情恋爱日记  HE完。

 


疫情恋爱日记 【第三十一篇】

2020年5月10日。

回到了学校,没有我想象中拖着行李箱和P在紫云樱花树下的相见。樱树早就绿叶满枝,郁郁葱葱。初夏的阳光热度不减,炙烤得人不寒而栗,我把半张脸藏在口罩里,也感到一丝安全。开头不像脑海里写好的剧本又如何,好歹我已经回来了,故事可以开始了。

我做的第一件事是去风味食堂吃了想念已久的鲜肉蛋黄馄饨。回来的路上,想着顺便打个卡,无意中骑到了云峰和大西区之间相连的小门处。小门半掩着。我走下来,轻轻推了一下,它边“乌”的一声敞开了。我抬头,又看了看夕阳。夕阳美得和那天一样:红色、粉色、紫色层层叠叠铺在天边,一丝金色的光芒从大片云彩中射出,洒着金粉般将西边的天空模糊化了。

和那天一样的东西都要和那天一样才对。

我又回头定睛看着自行车,不,但不要它。我要走。我俯身将车锁好停在路边,戴上外套后面的帽子,钻进了大西区。

我顺着那天和P走过的路线,想象一只米色的可爱的小狗在跟着我。我走过坚硬的水泥路,走到土路边上犹豫了一下,拐进去走了一小段,又回到主路上。那天我们四个人从那条土路上走过,我很难描述那样的情景,就像《Yesterday Once More》里美人在麦田里旋转跳舞的一瞬,我看到我们骑车的身影在摇曳的芦苇丛里熠熠生辉,男孩子的短发的发尖仿佛透明,闪烁着金色的阳光。那好像是很复古的记忆,但我真的很愿珍惜,他们都是唯一的灵魂,美好得就像芦苇丛的轻声歌唱,美好得就像充满泥土气息的小道。

我走得很慢,一顿一顿地迈着步伐,就像一个僵硬的机器人在学习移动。我走到了当时我蹲下来给雪花酥解开绳子的地方。我走到了和P一起聊到边牧的地方。然后,我走到了要拐弯回动物基地的路口,坐了下来。

马路牙子有点冷,似乎带着点H市特有的湿气。天已经变成了暗深蓝色,远处校园里的路灯也亮了起来,只有大西区漆黑如常。我把头埋在膝盖里。我那么疯狂地期盼着开学,我想和P一起看云峰的樱花,可如今连他都见不到。不是他不想见我。不,也不是我们就没机会见面了,我只是觉得好委屈。我只是觉得好委屈好委屈。我只是好想他啊。

不知过了多久,冻僵的身体暗示我再这样下去我可能会重感冒。我终于站了起来,以一种僵尸般的姿势站立着,大西区已经黑成了一团致密的物质,仿佛任何光线都透不进来。我低头微微喘气,调整着自己冷硬的身子,一点一点恢复手指的移动,腿的姿势,手臂放置的地方,脖子的伸展。像一头被黑夜吞噬的怪物,我正在学习如何适应它。

忽然我听到了不远处的车声,一道亮光逐渐靠近。我困惑地转过头去。一辆白色的小龟(电动车)停在我面前,一双手从墨绿色的挡风手套中抽出,紧接着是一张带着白色口罩的脸,口罩反射的灯光照亮了他的面部轮廓。我看到他站在我面前,微长的头发在初夏夜微冷的风中轻轻浮动。他的眼中有许多莫名的光,好像很鲜亮,又好像很悲伤,闪烁着快乐、疑惑、痛苦、激情与失望。

我感觉冰冷的骨骼大厦开始崩塌,就像雪崩一样,肆无忌惮地冲击着我的身体各处,到处都是血肉模糊的碎片。我整个人都被一股热血洗刷了,开始燃烧,烧得到处都是残骸和灰烬。

我喘了口气,眼泪就流了下来。他说话了,声音有些责怪,有些沧桑,有些心疼,又有些得意:“你怎么在这儿啊?”我眼泪汪汪地望着他,一时什么也说不出来,硁硁地哭了两声。他叹了口气,继续说:“又是雪花酥吗?”我摇了摇头,没有力气地坠落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膝盖默默流泪。他回身拔了小龟的钥匙,和我一起坐在了马路牙子上。

“是我吗?”过了许久,他问道。我的眼泪又汹涌了几分,吞吞吐吐道:“我等了好几个月,我想开学。我这几个月一直想着这个地方。我还想看云峰的樱花。我想打球。我想雪花酥。你为什么在这里?”他顿了片刻,回答道:“我是,我是听你室友说,你过了约定时间没有回去,在帮她们找你。”我疑惑:“她们怎么找到你的?”他转头看着我,说:“她们看到你QQ,看到你有我的号,以为我是你男朋友,就给我打电话,说我女朋友丢了。”

我悲伤地笑笑:“她们真敢猜。可是你怎么找到这里的?”他半得意半嘲讽地说:“你就那几个地方,这里的可能性最大啦。”

沉默了几十秒,我大着胆子说:“其实我有一件事开学后特别想做。”他出声:“嗯?”我盯着天空:“我想,如果我回来,在路上看见你,想给你一个超凶的拥抱。”他笑了出来,说:“好呀,超凶的拥抱。那刚才看见我怎么不冲上来?”我半嫌弃半调侃道:“我都冻住了,再说,我现在情绪不好。”“所以还是我之前说的。”他凝视着我。“什么?”我目光躲闪。“就是这几个月,你没有情感寄托,所以特别委屈。”他目光如炬。

我对着他的目光,轻轻呼气,移开了。“嗯,我超委屈的。”我承认说,“我就是想回到学校,看见喜欢的人,和他待在一起。”

……

[温馨提示:各位读者,为了最大程度地符合现实,我准备了两个结局。请你根据自己的阅读体验,选择“他喜欢我”“他不喜欢我”,并首先阅读选好的那个结局“他喜欢我”对应HE(Happy Ending),“他不喜欢我”对应BE(Bad Ending)。读完你选择的结局后,可以去读一读另一种结局。感谢大家读到这里,也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疫情早日结束,世界人民安康幸福!]

 


一剪梅·夜赋丁香

夜露丁香风雨浓。扑火飞蛾,渺渺萤虫。再翻身注目青空。应道今宵,灯火微胧。

万里奔袭一念中,满似当初,郑重由衷。笑痴心尽付有穷。安见明眸,漫溢情慵?

 


按:好久不填词了,手生技穷。。。

疫情恋爱日记 【第三十篇】

2020年4月25日。

今日无意间读到了一个多月前写下的文字,来自3月15日的我自己:

“害,真的很让人羞愧,我又开始想他了。想念他总让我感到羞愧,我也不知道是否因为我一想到他就会自卑,但我又不愿意有自卑的感受。或许喜欢一个人就是这样子,就是会莫名其妙地感到自卑吧。

世界上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星空,星空,就是发光的地方,是闪耀的舞台。我们终其一生都在寻找自己的星空,我们希望有一个地方能让我们发光,我们就像史诗里的英雄一样,被叙述者披上黄金铠甲,戴上宝石头盔,脚踏祥云、身御雷电,不可一世地降临人间。可是这个愿望一直不能实现,我们一旦找到了舞台,就会想要更高的舞台。直到我们走到了人生至高的舞台,又发现,这舞台太高,把我们泯然众人了。回首,舞台原来在过去,发光的我们也在过去。于是我们丢失了那份寻找的初心,开始怕,畏手畏脚。

其实,我们没有想过,舞台还有另一种存在形式。

别人的心里。

这个说辞也许过于肉麻,但若是请你们回忆一下自己人生中最用力喜欢的那个人,或者现在正在喜欢的那个人,他们在你们心目中是什么形象呢?一定是闪闪发光的,也许璞玉,也许并不完美,但一定是亮晶晶的,像宝石,像黄金,像祥云和雷电。瑕不掩瑜。

我想他的时候,就像心中开了一座从来没有发现过的金矿,忽然光芒万丈,亮堂起来了。有些微酸涩,是我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但一定很忙。不是他的世界全部我都能触及,我也不愿侵犯他的领域,我只是有点小小的埋怨,期待着他忙完了一切的那一天。可是我又怕他忙完了就不来见我,毕竟,我在他忙的时候什么也帮不上。他会因此怨我吗?

哎,我不想叹气,我一叹气,别人就说我小小年纪为什么叹气。怎么,年龄歧视吗?

人生无可奈何的事多了去了,不是只有经历丰富的人有资格表示无奈。经验不足的人更应该感到无奈才是。我有时感觉自己像在触摸一面镜子,镜子就像湖面,我一碰,它就荡开涟漪,对面的我立马身影模糊。有时他站在镜子对面,我对他说话就像对自己说话一样,我自言自语,他也自言自语。我是否也活在他的镜子里?是否也入过他深夜的梦?是否在他的心里,萤火虫般发出过光亮?

我被生活折磨完就丧失热情了,就像在烈火燃烧过后被离解的物质。为什么火焰是有颜色的?因为可燃物已经不是它自己了。我面对生活要敢于保持自我的独立,我要敢做想做的事情,敢拒绝不想做的事情。我要坚守本心,爱一个人,就爱一个人。有时候残躯败体,但也要爱啊。你知道,就算是最后一次,也要爱啊。

回想我们的初见,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冷静、理性。第二印象,他又成了很好相处、善解人意的人。第三次,他是善良的人,厉害的人,居高而不傲下。现在想想,是真的呢,认识越久,越验证了我的第一印象。他的外壳一直都是冷的,硬的,看起来不好靠近的。但他的内心真的很可爱,是温而不烫的,是柔而不弱的,是平而不泛的。不知道谁可以拿到打开他内心之门的钥匙,如果一直没有人可以打开,他只会像个橡皮球一样,到处弹来弹去,好像很硬很有力,一直那样。

我不知道我是否打开过他的内心几次。但我愿意相信他一直对我好,并非我在他眼里一无是处。我清楚自己不应该追求他眼里我是什么样的,因为我只要做好自己,就足够,守住我心中闪闪发光的他,就足够。可人的欲望就是那么不讲道理,就是想近一步再近一步。

我是怎么知道他内心样子的呢?也许他无意间也会流露出一些来吧。但知道他内心的人不止我一个,那些细心的,认识他更久的人,都比我更清楚他怎样。这是一个迷人的问题:‘我的内心会为谁敞开?他的内心又会为谁敞开?’

我知道我不应该期待太多,因为我还没有确定。我还没有做到我的内心向他敞开。我只是笨拙地靠近着他,我只是淡淡地付出着,苦苦地想念着,除此以外什么也没有做。暧昧期还早着呢,还有很久,而互诉衷肠又会是什么样子的?会有一天我站在他身侧,有一个全新的身份,而那时我真的会心安理得吗?我们会有一个皆大欢喜的相处方式吗?

我总有一种奇怪的直觉:我们俩太像了,像到有些不可思议。如果他真的喜欢着我,那么无论是他喜欢人的方式,处理感情的方式,对待生活和学习的方式,待人接物的方式,我们俩都太像了。这般相像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多思无益,只不过今日是看不下去书了。

2020/3/15

14:55

凌寒”

我那时正在读他推荐给我的小说《择天记》。《择天记》里面有许多关于星光的暗示,如:“他的神识散发至空中,没有穿越藏书馆的屋顶直上夜穹,却知道自己与那颗遥远的红色小星辰之间已经建立起了一种冥冥之中的联系,这种感受并不真切,更准确地来说,他与那颗星辰之间的联系没有在他的身体以及精神世界里下任何感知,但他非常确信,那颗星辰就在那里,谁也无法夺走。”再如:“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颗星。”又如:“同样的星光落在不同的河流上,会有各自不同的美丽。”还如:“命运是人与人的运动轨迹的总论。”而总而言之,这一切“星光的哲学”都落回了类似道家的思想(说“类似”是因为我认为以我目前的修为,我并不能妄称理解了道家思想):顺心意。

这大概也是他的人生哲学,所以,他修的不是入世的哲学——不是说他对现实的作为没有一丝想法或态度,而是,他不愿意去逆大势,也不愿意去造自己的势。在爱情里,他似乎也奉行这一点。

但我不同。我从前不知何为爱情,我是在《择天记》里第一次看到了我眼中可以称之为爱情的东西:“在春花夏雨秋实冬雪里,他们走过四季,继续前行,偶尔歇息,打怪做饭,调息静神,然后总能找到一座旧庙。他们变得越来越熟悉,哪怕不说话的时候,静静看着彼此,也都不再觉得尴尬。”而这一切的前提是,神魂相交,三观容契。这真的太美好了,而且对我来说,这种感觉正是我和他的交往带来的。

那时,我无限希望,他也对我有类似的感觉。

如今,我一边担心他的“不信爱情”,一边相信慢慢地我们一定会越走越近。就连我都不知道为何……为何自己会有这样的信念,但我就是信着。理性思维时常将我拖离这种信念的幻境,但直觉和感情又根深蒂固地扎根在那儿,就是无法尽除。就像我自己问自己的那样:我的内心会为谁敞开?他的内心又会为谁敞开?

或者换一种问法:我的内心希望为谁敞开?他的内心又希望为谁敞开?如果这个问题我们的答案是彼此,这个世界上就一定会出现一道风景,一道两条希望相遇迸发出巨大光彩的风景。而其后果,不论是希望破碎还是美梦成真,都是极惊艳的。

互诉衷肠又会是什么样子的?会有一天我站在他身侧,有一个全新的身份吗?而那时我真的会心安理得吗?我们会有一个皆大欢喜的相处方式吗?

这些问题好复杂,就目前而言我还不清楚它(恋爱)的清晰面目。我可能不会心安理得,但我不希望这样。互诉衷肠会是鸡飞狗跳还是含情脉脉?怎样都好啦。全新的身份?我目前还诚惶诚恐,难以接受。至于皆大欢喜的相处方式……我们是否做好了准备,要承受平凡的生活了?我们是否能符合对方的预期,是否熬得过柴米油盐酱醋茶?我们是否预备了宽容,预备了惊喜和好奇,预备了长长久久的“当时只道是寻常”?最重要的是,我的优点也是我的缺陷,他的优点也是他的缺陷,我们真的绝不会厌烦吗?我们真的会坦诚相处吗?理解万岁,还是误会短命?我们如果只能重复关系本身,不能带着对方行走;我们如果只强调形式,而不走内心,我们会变成什么?我们能否一起成长,而不是相互观望?

如果我们相遇后希望消殒,我真做好了把他从我生活中抹去的心理准备吗?我真的说放就放下吗?

若我吃醋吃得太狠怎么办?会不会惹他生气?会不会引发矛盾?我吃他的醋,但许他吃我的醋吗?怎么平衡爱情和友情?我怎么看待他的处理方式?我还能百分百信任他吗?

我太天真太单纯了,仿佛不和他一个等级的。他也说过。我们可以平等相处吗?他若是觉得带不动,会不会像我抛弃S一样抛弃我?不过那也是本就应该发生的。但是到底,他对我有没有真心?他对我,是我所想的那样吗?

越想越害怕了,我也知道我不应该渴求完美,但我渴望这是一次“完美”的关系,我希望,我头一次希望,他可以分享我的人生。我一直诚惶诚恐,诚惶诚恐。

 


疫情恋爱日记 【第二十九篇】

2020年4月11日。

今日终于把邮件写出去了,是P推荐的,我国农业部的一个新修订目录的征集意见。因为关于狗狗,我自然比较关切。其实我也拿不准,P总是可以让身边的人愿意跟随他的脚步。

我最近说话的语气和P越来越像了,我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但一个人身上的气质总是藏着读过的书走过的路和爱过的人,也是寻常。或许P能使我成为更冷静的人吧,认识他之前我从来没这样仔细对自己做过心理剖析。

我现在越来越怀疑我在P眼里是什么。如果他不想谈,我大概也可以理解,但不想谈和不想相信爱情还是不一样的啊。

越说越糊涂了。如果五月初不能返校,不知道怎么给他送生日礼物呢。我拿在手上,好歹还能通过快递,可是是否电子式的更容易呢?剪个视频么?

我能感觉到自己已经不是热血满头了,我已经冷静甚至冷淡下来了。我说着他是“渣男”,觉得自己被骗了,可还是想试试,觉得有一丝希望,真是傻透了,是不是?我这样自我感动又是何必呢?

 


随笔

今天在球场被他评价球风“冷静”了

头一次听得一脸疑惑,我怎么就“冷静”了呢?

后来他给我解释了一番,大概是别人打球蹦蹦跳跳,我却很冷静。

我笑回:“可能本来就是这样的人吧,打球的时候才会显现。”

仔细想了想,觉得破案了:我觉得他是个“冷静”的人,会不会因为我自己就是个“冷静”的人呢?

我好像确实很冷静,前几天在浴室发现自己脚后面流血,场面恐怖,我竟然一声不响地自己开始处理伤口了……甚至还有一丝“又受伤了”的不耐烦。室友在寝室晕倒的时候,大家要么慌张要么吓傻,只有我打定主意立刻判断情况指挥大家分别行事,并语气平静地给宿舍阿姨、校医院、急救中心打电话。

果真朋友是面照妖镜呀,照照看就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的了。说不定是他不够冷静,我倒才是最冷静的那个呢。


Red lips and rosy cheeks

shaking from the rain

I want your midnights

The rest of the world is in black and white

You are the one I want

I was standing there, on a balcony in summer air

Loving him was red

Isn't it delicate?